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八十二章 娥皇女英

天地之间 第八十二章 娥皇女英

时间:2018-01-14 由于春节放假的原因,我们的MBA课程缺课比较厉害,老师安排下午还要接着补两节课。中午我们在学校附近找了个乾净的小饭店,坐进包间吃了点东西,主要是她们三个在一起简直是美女打堆、风情万千,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那么娇艳夺目,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只好藏着掖着了。
  等到下午课程结束后,回家时已经快下午四点了。玉凤开着车,她原来就会一点,雯丽买车后兴趣一下大了起来,春节我们出去旅游,她没事就找华英把「长安之星」借过来,拉着华英当教练一阵恶补猛练,加上可能这方面有一些天赋,技术上突飞猛进,春节以后不知通过什么渠道搞了张驾照,好像还是B照呢。雯丽对她开车很放心,我当然不会多说什么。
  小妾在前面开车,我一左一右搂着漂亮能干的一对好老婆雯丽和潘莉坐在后座上。雯丽似乎知道我的心思,用挑逗的眼神看了我几眼,小手在我的腿上抚摩着,摸着摸着就摸到大腿根儿上了,她笑着说,「白秋你个死鬼,下面又挺又硬的,是不是发情了?」
  我被她摸得慾火焚心,将右边搂着莉儿细腰的手往上一抬,顺势解了她风衣的扣子,隔着薄毛衣摸揉着她高耸着的胸脯,看着她半推半就、含羞忍辱的妖媚样子,越摸越来劲了。想着这么一回去,可以趴在这绝色女同学的美丽身子上尽情泻火,的确内心有些激动。
  「死白秋,我就知道你的心思,你肚子里面什么坏水我心知肚明。」雯丽得意地数落着我,「潘莉这次给你拿了脸添了光,她这大美人儿今个儿是艳惊四座、光彩照人啊!」雯丽有些拈酸地说着,「雯丽姐,你千万别这么说,人家有什么漂亮的,主要是新来乍到的,大家觉得有些新奇罢了。」莉儿听出了话里的味道,柔声解释着,一边将我的手从她胸脯上拉回腰间。
  「雯丽你吃醋了吧?」我笑着说,「不管你答不答应嫁给我,雯丽,我们都是一家人了。别老小肚鸡肠算计这些事情,现在你是龙腾的总经理,潘莉儿是繁花的总经理,我倒想看看你们俩除了床上以外,下了床到底有些什么真本事来着。」说句心里话,雯丽一路走过来的,才干能力人所共知。莉儿却才被我扶起,到底水平如何我的心里也没底啊!
  「说真的,这次生命原液换型一结束,繁花就要正式启动了。潘莉妹子,你这个总经理可不是叫着玩儿的,我是繁花的副董事长,正好管着你。如果你只想着凭姿色外表打动死白秋的话,我到时候可放不过你。」雯丽听我这么一说,也恢复了正经面目。
  「好,雯丽姐说的我会注意,工作上我会抓紧,有什么做得不好的还请雯丽姐和我的白总多指教呢。」莉儿唯唯诺诺地对付着咄咄逼人的雯丽,然后看着我笑了笑。
  「有什么呀,莉儿你还怕了雯丽不曾,我这个出资人坐在这里,皇帝都不着急,你这个太监害怕什么呀。」我大度地开起了玩笑。「你如果是皇帝,人家莉儿才不是太监呢,她可是你最宠爱的贵妃娘娘啊!」雯丽顺着一边说一边笑了起来,「我有什么好害怕的,你们一个是皇帝,一个是皇后娘娘,我只是一个做小的而已。」莉儿很懂事地笑着奉承着,听她这么一说,雯丽更高兴了。
  暧昧地笑了一阵子终于安静下来,莉儿一脸真诚地对我说,「白秋,说真的我不是靠脸蛋吃饭的小女孩子了,毕竟是二十四五奔三十的人。雯丽姐的话很直,但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既然答应了你要干,就一定干个名堂出来。这次换型工作一结束,繁花的事情就要全面开始了,我和谢娟合计了很久,有了一个初步的方案,明后天就整理出来拿给你看看。」莉儿坐直了身子,将臻首伏到我耳边深情地说,「人,也就活一辈子,冤家,躺着,我给你当花瓶,站起来,我可要当个如假包换的总经理,你好好睁大眼睛看着吧。」
  「好吧,你们两个女总经理就比试比试,看看MBA班上谁学得好,总经理谁当得好,还有一个方面……。」我正想说,前座开车的玉凤抢着说了出来,「看谁给咱们白总当太太当得好!」听她这么一说,全车人都笑了起来。
  到了碧潭我拉着雯丽想让她也下车,「白秋,我就算了。今天下面罢工,加上工作上的事情还忙,过几天再说吧。」雯丽看了旁边站着的穿着深色风衣和黑色缎子面细高跟尖楦长筒靴高挑艳丽的莉儿一眼,笑着对我说「白秋,你好好陪陪莉儿,所有的男人看着漂亮的她都会动心的,性格又这么好,连我都有些喜欢上了她,如果是同性恋我第一个就会要了她。」
  雯丽坐进车里,摇下车窗对我说,「不管怎样,真便宜你白秋了。不耽误你们的良辰美景了,不过要注意,享受归享受,别累坏了身子,最近工作可实在太多了。」
  看着车子一路走远,我不约而同和站在旁边的莉儿对视了一眼,深情而又充满着爱意,有这样高挑漂亮懂事的女同学亲亲小老婆陪着,我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幸福了……。
  吃完晚饭,我们沿着碧潭小区的道路悠闲地散步,一路精美的亭台楼榭、小桥流水,穿过落英飘零的梅林,徜徉于生命中难得的闲适与温馨之中,我们手挽手、肩并肩慢慢走着。
  「你父母和姐姐搬过来了吗?」我关切地问着,「搬过来了,姐姐和姐夫盼这天盼了好久了,住进江南新区的那天还叫我过去吃了晚饭。对了,当时叫你去,你正忙得不可开交,我就只好帮你推了。」莉儿幸福地描述起了当时的情景,随后说道,「冤家,我把自己的房子和所有的家俱都留给他们了,就带了点衣服什么的过来,娟儿用你的商务车跑了一次就搬完了呢。」
  「东西并不重要,只要你人过来我就够了。」我饱含着爱意的眼神看着亲亲,莉儿有些害羞起来,但很快抬起了头,妩媚的大眼睛看着我,温柔的眼神似乎要把我全部融化掉,我顿觉得浑身一下如同被电击中,全部酥软了起来。
  我一把将她搂进怀里,亲着吻着在她耳边一往情深地倾诉着,「我的莉儿,只要我们在一起,这辈子我就没白活。」莉儿也有些动情地说,「冤家,我最怕的就是哪天你不要我了,那才要逼死我呢!」「怎么可能呢?」我用手掌掩住她的樱桃小口,「打死我,我们也不会分开的。当初要是雯丽不接受你,我都做好了和你私奔的心理準备呢。」
  「真是这样吗?」莉儿将臻首埋进我的怀里,感动地说,「冤家,今天我们好好来一次,我要好好伺候你一次。」「是啊,今天班上从老师到同学,只要是男的,我看着都想亲近你,」我带点醋意地说着,将莉儿搂得紧紧地,莉儿的声音带着颤抖,「我知道,但白秋我的冤家,我只属于你,真的,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碧潭四楼的主卧室里,墙壁上挂着我们两人拍的婚纱摄影,莉儿美丽温柔的大眼睛正注视着面前的这张大床。
  我把莉儿放在床上,跪在地毯上,替她拉开拉链,一只只脱下脚上的那双引人注目的黑色缎子面细高跟尖楦长筒靴子,捧到自己面前闻了闻味道,「莉儿,这靴子好像都有点香水味儿啊!」莉儿躺在床上羞红了脸。我又伸手慢慢替她宽衣解带,她脸颊火热,外衣、毛衣、呢制短裙,一件件被剥离她的玉体,最后连那套我才送给她的淡蓝色白纹带黄色三叶草绣花的性感内衣和三角小裤衩都被脱了,连浅灰色长筒丝袜都从她那洁白修长的双腿上被褪了下来。
  「莉儿,今天我要让你这个大美女一丝不挂地伺候爷。」我淫笑着说,「不要这样嘛,冤家,不要……。」她虽说不要,其实已甚是情动,娇躯一片火热。我探手到她股间,蜜唇已粘腻湿润,邪笑道:「莉儿,今天那么都男人都用色迷迷的目光看着你,你就真的不动心吗?」莉儿「嘤」的一声把头埋入被中,我褪去衣衫,把她的螓首转了过来,让粗壮的玉茎在她眼前跳动,笑道:「潘莉儿,我亲爱的潘金莲,来,给西门官人吹吹箫!」
  她脸颊晕红,只觉得浓烈而亲切的男性气息直冲鼻端,又是害羞,又是兴奋,酥胸起伏更是剧烈,凤目水汪汪的,微微伸出舌尖舔过玉茎,我微笑点头,伸手在她丰满的身子上又摸又捏,她轻轻颤抖,春情勃发,终于张嘴将玉茎含入嘴里吞吐。
  我舒服地吐了口气,手指轻轻刺入湿润的蜜壶,腰肢微微摆动。莉儿神态妖媚,灵巧的舌尖不住缠上棒身,螓首左右摆动,似乎肉棒是最美味的东西,云髻也散了开来,一面曲起大腿,纤腰款摆,玉臀扭动。没料到她竟然如此兴奋,我用手指快速地抽插,一手握住乳房用力揉捏,她突然吐出玉茎弓起身子蜷起双腿阵阵大力颤抖,蜜壶内猛的喷出股灼热的蜜液,将床单弄湿了一大片。
  我缓缓把手指抽了出来,莉儿畅快后竟然就软了下去,我躺下去轻轻搂着她笑道:「宝贝儿,真的那么舒服吗?」她把头埋入我怀里,喘息道:「爷你太坏了,知道人家只属于你一个人,还拿那些不相关的人来欺负人家,做腔做势的,白秋你真是我的冤家呢……」
  我知道她刚才就动了情,所以才会如此激动短瘾,便欢喜地轻轻抚慰,一面温柔地亲吻着柔声道:「宝贝儿,你是我的,今儿晚上让爷好好疼疼我的亲亲!」
  她俏脸微红,慢慢滑了下去,低头把玉茎再次含入嘴里,我抚摸着她的头顶,笑道:「莉儿,你转过身来!」她一怔,顿时面红过耳,忸怩万分,我再三催促,她才移过身子跨在我头上。我很少亲吻女人的下体,一直都是女人伺候我的,但对我的亲亲,待遇肯定是不一样的。张开嘴,我把粉红饱满湿淋淋的宝蛤含入嘴里慢慢吮吸起来。
  莉儿呻吟起来,再无心侍侯玉茎,只好用小手套弄,我一遍遍地舔着宝蛤,再扳开蜜唇,灵巧的舌尖轻轻舔过肉缝,她难受地微微闪避,丝丝晶莹的爱液流了出来,我随即舔入口中。
  莉儿熟透蜜桃儿般的下体散发着浓郁的女人的腥臊气息,让我更加激荡,玉茎好似烧红的铁棍一般坚硬滚烫,我用力将舌尖刺入秘道宛转舔弄,她尖叫一声,屁股不住扭动,颤声道:「爷,别逗我了,我要,你的大美人儿要你!」
  我停了下来,笑道:「你要什么?」莉儿用力握住肉棒回头向我媚笑,我心中一蕩,她放浪起来的娇媚模样简直比月琴还撩人啊,笑道:「那你上来呀!」
  她立即转身跨上我的腰,低头分开蜜唇把龟头引至宝蛤口,我猛地一挺,玉茎一下刺了进去,她「呀」的叫了出来,身子一颤,连忙按住我,浑身乱颤,冲动到了极点一样。看到这里,我嘻嘻笑了起来,她桃腮晕红,掐了我一下,娇嗔道:「你就爱捉弄人!」
  我轻轻挺动下腹,不时向左右挺刺,她微微抬起玉臀,瞇起凤目,舒服的不断呻吟。我伸手抚摸她丰满的乳房,笑道:「莉儿我的亲亲美人儿,你也动一动嘛!」莉儿微微俯身撑住牙床,玉臀轻轻起伏款摆,这姿势给彼此都带来甚是强烈的快感,她不由柳眉微锁,雪白的贝齿咬住鲜红的下唇。酥胸中的两颗嫣红的蓓蕾不住跳动,我不由用力握住玩弄。巨大的肉棒带出阵阵温暖的蜜液,莉儿挺动片刻,趴在我胸前不住颤抖,蜜壶紧紧含住玉茎蠕动,我抱着她大力挺动下腹,她快活的不住哆嗦,抱紧我叫道:「爷,潘金莲可真要被大官人给弄得……快活死了!」
  一听此言,我更加冲动起来,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分开白玉般的大腿快速抽插,殷红的蜜肉被我带了出来,饱满的肉唇似乎又被我插了进去,宝蛤周围黑亮浓密的芳草湿淋淋的贴在雪白的肌肤上,桃源口兀自不断吐出粘稠的爱液。
  我一面挺动,一面玩弄着肥厚的蜜唇和鲜红挺拔的珍珠,不时梳理她下腹茂密的阴毛。莉儿不住呻吟呢喃,脸上全是心醉神驰的神情,自己抱住大腿举了起来,我压上去吻上她吹气如兰的樱桃小嘴,把舌头伸入她嘴里,她含住了轻轻舔弄,又吮吸我的唾液,香舌再缠了过来。
  我心中欢喜,搂住纤腰一阵快速迅猛的抽插,坚硬的肉棒似乎要把她柔弱敏感的蜜壶刺穿,她张开嘴「啊啊」的不住娇呼,却用力揉捏我的屁股。我放满速度,每次插入都重重撞上柔软的花芯,再缓缓退出只剩龟头夹在宝蛤口,她更是欢喜,挺起纤腰方便我的进出,两人的下腹不断撞击,发出「啪啪」清脆的声响。
  粘腻的春水四溅,大美女的小腹和大腿内侧都变得晶莹一片,我的下身也变得一片凉幽幽。我大力冲刺,速度越来越快,莉儿的娇呼也越来越狂野,终于一连串的哆嗦,软了下来。我牢牢地顶到蜜壶尽头,抓住心肝儿的一对奶子,下身一阵快速激烈的摇摆耸动,她快活的连声尖叫起来,娇躯不住战抖,鲜红的指甲掐入我的手臂。
  这招急风暴雨似的手法给她的感觉太过强烈,一下就败下阵来,这漂亮的女同学终究还是不怎么经得住我呢。我慢慢停了下来,饱含笑意地瞧着她,莉儿果然仿似要虚脱过去,瘫软着剧烈喘息,酥胸起伏道:「爷,你对我太好了,潘莉儿真喜欢,莉儿这条命都是你的了!」
  我看她尽兴后略显疲态,便在间隙中拉起她的葱葱十指仔细打量,仿似经过精心雕琢过的玉手晶莹白皙,纤细的手指修长优雅,小巧精緻的尖尖指甲涂上了粉红闪亮的指甲油,不由讚道:「真美!」莉儿微羞道:「就想看看爷喜欢不喜欢……」我心里高兴,欣然说道:「莉儿,说真的我很喜欢,远了又不怎么看得出来,近了看却特妩媚。你是我的总经理又是我的大花瓶,这么含蓄中蕴涵着妖娆看起来特别舒心。」莉儿一听,高兴地俏脸上笑开了花儿。
  待这最漂亮的女同学休息了片刻,我把她翻了过来,莉儿乖乖地趴跪着,屁股高高的翘起。我满意地在她丰满的玉臀上打了两掌,发出清脆的响声,她娇嗲的「嗯」了一声,不依地扭了两下。
  我嘿嘿淫笑着,大力搓揉着丰满的臀肉。莉儿只觉得屁股快要被我揉坏了,颤声道:「爷,你轻些……。」虽然听她这么说了,我还是没有怜惜这娇滴滴的大美人儿,猛的一下将巨大的肉棒刺入她的体内,握住她胸前因俯身而显得肥美沉甸的乳房用力揉捏,一面哼道:「莉儿,你记明白,不管你再漂亮、再聪明、再多的男人想要你,你都只是我的,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她浑身一震后被我强横地佔有,感受着我的霸道和雄风,内心不由升起甘愿屈服的柔弱,颤声道:「是,我的爷,潘莉儿是你的,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吧!」听她这么懂事服软,我一下激动起来,用力抓住她的奶子,下体快速挺动,小腹重重撞击她白皙丰满的屁股,蕩漾起阵阵眩目的臀浪。
  莉儿无力地把头靠在枕上,强烈的刺痛和酥麻将她团团包围,不由一会儿呻吟一会儿歎息,有时好似在低声倾诉,有时又像是喃喃自语。我一面抽插,一面不时用手击打她那白皙的玉臀,她的屁股变成火红,股间也好似一片沼泽。
  突然间,一阵强烈的快感猛烈向我冲来,我按住她的螓首大力抽插几次,尾脊一酥,玉茎剧烈膨胀。莉儿感觉到我的变化,拚命挺动屁股,反手搂住我叫道:「爷,给我,你的莉儿要!」我趴在她背上大力颤抖,滚烫的阳精阵阵喷出,含住她的耳垂呻吟道:「爷给你了,全丢在你的里面了!」敏感的花芯受到浇灌,莉儿不住的颤抖,再瘫软的趴下来,探手抚摸我的屁股。
  良久我才停了下来,亲吻着她的脸颊,她绵软地道:「爷,你真好!」我舒服的歎了口气,把她搂入怀里,一面轻轻抚摸,一面倾诉着柔情蜜意……。
  莉儿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胸膛,抿嘴笑道:「我觉得雯丽姐真是挺有意思的一个人,冤家,你为什么不娶了她呢?」我摇头道:「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啊!潘莉你知道吗?我早就向她求过婚,但她不知什么原因总不愿意正面回答我。对了,莉儿你那么聪明,能帮我想想原因吗?」
  莉儿偏着头想了一阵子,有些疑惑不解地分析说,「白秋你这人形象不怎么出色,也不算太差,权势和财富上应该让雯丽姐满意的,虽然花心但似乎她也不是特别在乎……。」说到这里,我抚摸着她的酥胸笑道:「最大的花心还不是花在你身上,事已至此,连对你都那么宽容,雯丽也真够意思了。」
  莉儿抓住我的手脸红道:「是啊,我们可是办了婚礼也蜜月旅行了的,说起来雯丽姐好像和你都没有做到这些啊!」听她这么说,我浮想联翩起来,「莉儿说真的,在我心里,和雯丽的结合诚然很重要,但那只是一种理智型的结合,除了她,我也许再找不到这样博学多才、能力出众、大度能容的老婆了。而你却不一样,我和你是彼此情感和依恋的结合体。比较起来,似乎我对你的情意更深一些。我几乎不敢想像,如果没有你在身边,自己会难过成什么样子呢?」
  莉儿顿时霞飞双靥,低啐一口,转念一想神色间却也有些异常,「雯丽姐有一个地方让我佩服,」她看着我卖了个关子,然后接着说,「她似乎对你特别大度,不管有多少女人,都视而不见一样。」
  「那要是换了你呢,我的潘莉儿,我多娶几个姨太太你会怎么想呢?」我若有所思地问着亲亲小老婆,「白秋,我这辈子也就分三个阶段,从中学开始就有很多本校外校的男同学追我,甚至连年轻的老师和隔壁的大学生都给我写过情书,不过当时人太小,什么都不去多想,只是想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来着。」莉儿沉浸在对过去美好青春岁月的回忆中。
  「后来江南航空到我们这里招空姐,学校第一个把我报上去,体检一通过,连校长都说凭我的条件放到整个江陵都肯定是没问题了,这段经历我觉得实在有些太顺了。进了乘务组以后,两三年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我总想着提高业务素质,报答江南航空的关怀和帮助,别人给我介绍对象,同事对我表示好感,我都没有时间和心情去考虑。白秋,真的我当时似乎太纯洁了一点。」莉儿看着我一句句诉说着。「过了这第一阶段,老张该出场了吧。」我有些吃醋地提醒着她,「是啊,该轮到他了。其实他人也说不上怎么坏,他是有一次坐我们的航班认识的,但一直没有什么深交。我的父母同时住进了医院,要花一大笔医疗费,我用光了所有的积蓄,还借了一些钱,但都是杯水车薪。这时候,老张不知怎么知道了我的处境,慷慨地把我的事情包了下来。」莉儿说到这里,我泛着酸来了一句,「也把你这个人包了下来。」
  「白秋,我知道这些对不起你,」莉儿那幽怨妩媚的大眼睛呆呆地看着我,眼眶泛红,泪光盈盈的样子真让我心疼。「所以我早就对你说过,我配不上你,只能给你做小。只要你爱我,疼我,喜欢我,在外面你怎么来我都不会去管你的,因为我觉得自己不配管你来着。」说到这里,莉儿大滴大滴的泪水涌出眼眶,梨花带雨让我也心中一酸。我心中暗自发誓,老张啊老张,如果有一天你落到我的手上,我要把你吃得连一根骨头都不剩!
  「莉儿,别这么说,在我的心中,你的地位无可替代。」我将她一把拥进怀里,强忍住泪水微笑着,取过汗巾温柔的替她将脸上的泪水擦拭乾净,慢慢替她穿上那两件套的淡蓝色白纹带黄色三叶草绣花的性感内衣和三角小裤衩。她靠在我怀里,突然道:「冤家,我好像有些明白过来了,雯丽姐绝对是过来人了,对啊,只有过来人才会对爱人如此宽容的。」。
  我却还有些不明白,莉儿伏在我的耳边悄悄说,「她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所以才不愿意多管你的事。」听她这么一说,我印证了心中的想法,是啊,雯丽肯定有瞒着我的事情,觉得对我抱歉,所以才不多管我的闲事,同时,也正是因为有这个结,觉得自己不配,所以没答应嫁给我。我迷迷糊糊地似乎想出了答案,但却什么都没弄明白。
  不过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后来这个谜底终于揭开了,但竟然是在一片悲天惨地、血雨腥风之中被揭晓的啊!